本報記者 李勇
  通訊員 唐龍海
  從一名大專畢業生,到成為新田縣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他在沒有硝煙的戰場戰鬥了28年。
  28年來,他以法為劍,劍指貪腐,聲震湘南。11月初,我們見到他時,他已在相框里永久定格——一身檢察制服,國字臉,濃眉,眼睛炯炯有神,嘴角掛著溫和堅毅的微笑。
  誰說時間才能計算生命長短?他用行動證明忠誠無價、生命永恆。
  他走的那一天,2014年8月1日,舂陵江畔,白花滿城,揮淚如雨,大家都在呼喚他的名字:陳運周。
  面對威脅、說情,
  查還是不查?查!
  2003年,陳運周被抽調到省檢察院,參與辦理一起受賄案,並從中發現了新田縣委兩名副書記蔣某、劉某涉嫌賄賂犯罪的線索。
  這兩人都是本縣領導,蔣某還分管政法工作,查還是不查?陳運周沒有絲毫猶豫:查!
  初查一開始,形形色色的人找上門。有說情的短信:“都是你的直接領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有威脅的電話:“你小心點,老子花1萬塊錢買你一隻眼睛!”
  陳運周一笑了之。他對幹警們說:開弓沒有回頭箭,誰叫我們乾的是反貪這一行!頂著壓力,陳運周和同事們集中精力收集、固定證據,最終使蔣某和劉某受到了刑罰追究。
  陳運周是湖南檢察系統頗有名氣的業務專家。2011年,湖南省反貪業務技能大比武中,陳運周獲得筆試、面試兩項第一。他還先後奉調參加中紀委和省、市檢察院組織的專案調查、偵查工作。
  其實陳運周大專學的是會計。從檢28年,他練就了一身善辦“疑難雜症”案件的好本事。
  他有“一眼準”的功夫。2008年,陳運周接手查辦永州市公路局項目辦主任黃某受賄一案時,初查黃某受賄只有5萬元。陳運周判斷:不止這麼多,應該有50萬元左右。辦案幹警深挖一個星期,最後將黃某受賄金額鎖定在48萬。
  他還有“啃硬骨頭”的本事。2010年,永州市人民政府原副秘書長、黨組副書記金和群涉嫌受賄被查。有關部門查了10個月,案件沒有任何突破。陳運周臨危受命,幾天時間就拿下了金和群的口供。
  2008年以來,由陳運周牽頭,新田縣檢察院立案查處大要案件30件33人、科級以上幹部11件11人、處級以上幹部5件5人。
  臨終前,他斷斷續續的話是:“案子怎麼樣了?”
  2012年7月,新田縣檢察院與永州市紀委聯合辦理某處級幹部違紀案件進入攻堅階段。此時,陳運周被醫院查出鼻咽癌。
  看到結果,陳運周把診斷書收進抽屜,沒有說一句話,繼續像個沒事人一樣,部署調查,參與審訊,突破案件。
  8月底,案件全面突破。陳運周回到單位,找到檢察長蔣長春,報告了病情。蔣長春非常震驚,陳運周反而淡定。他向檢察長請假治病,同時請求不要將自己的病情告訴家人和同事。他獨自一人到廣州化療,家人直到他第2次化療回來,看到化療後的“黑脖子”,幾番追問才知道病情。
  “老陳的病是累出來的,他一個月要加20個晚班!”說起陳運周,新田縣檢察院原黨組成員、工會主席鄧寧很沉痛。在她印象中,老陳似乎永遠都不知疲倦。有時候辦案幹警都打瞌睡了,他還靠一根接一根抽煙強打精神。
  生病兩年來,只要不躺在病床上,陳運周都會拖著羸弱的身軀走向辦案的“戰場”。
  今年7月,縣檢察院查辦一受賄案,自以為做得“天衣無縫”的犯罪嫌疑人陸某某死活不開口,查案工作幾近停擺。得知這一情況,陳運周坐不住了。
  7月8日這天,高溫39度。不顧領導和同事的一再勸阻,陳運周執意來到看守所訊問陸某某。此時,他已做了15次化療,消瘦到不足60公斤。
  3個小時的訊問,陳運周一直嘶啞著聲音。陸某某也聽說過陳運周的病情,看到陳運周詢問得那麼艱難吃力,她很愧疚地說:“陳檢,如果我還不配合交代,就實在是對不起你了!”
  23天后,8月1日凌晨,陳運周不幸逝世,年僅49歲。臨終前,他沒有交代家事。意識模糊的他,嘴裡說出斷斷續續的話是:“案子怎麼樣了?”、“你們再議一下”……
  想發財就不要乾這行,乾這行就不要想發財!
  陳運周的家在新田縣一棟90年代修建的五層小樓里。
  老式電視機、沒有空調、沒有一件像樣的傢具、牆上有滲水的痕跡……陳運周的妻子劉小英紅著眼睛告訴我們,這套房子是1996年花了3萬8千元買的。2000年,縣檢察院蓋新房,一套房不到3萬元,老陳拿不出。這次為了治病,家裡又欠下15萬元債務。
  在縣裡,主管反貪工作的副檢察長算得上是能呼風喚雨的“大人物”。可在劉小英看來,這個“大人物”有些“窩囊”。
  劉小英在2000年下崗,一家人就靠陳運周一個月3000多塊錢工資過活。她下崗後賣過盒飯,幫人守過店子,別人問她“你們家怎麼還要你出來做事”,這個要強的女人總是回答“在家裡閑不住”。23歲的兒子陳揚炎則記得自己從初中到高中,一直是穿著10元錢一雙的球鞋。
  陳運周的遺像擺在家裡的客廳里。這天,檢察院的幾個同事來給陳運周的遺像上香。劉小英看著丈夫昔日的同事不停抹著眼淚:這些年了,我也懂他,他清清白白的,窮也窮得硬氣。
  是的,陳運周硬氣、清白。站在陳運周遺像前,陳運周的“徒弟”、縣檢察院幹警鄧艷雄泣不成聲。
  3年前,陳運周帶他去長沙辦案,師徒兩人在路邊店吃了個12塊錢的蓋碼飯。一前一後走出店門,鄧艷雄半開玩笑半牢騷:“師傅,我們這麼累這麼苦,什麼時候能發財咯?”陳運周停下腳步,轉頭嚴肅地盯著鄧艷雄:“你想發財就不要乾這行,乾這行就不要想發財!”
  鄧艷雄一直牢記師傅這句話。他還記得師傅開過的一個玩笑。當時大家笑師傅是“農民檢察長”,一個手機可以用七八年,師傅舉起手機跟年輕人逗樂:“這手機跟老婆一樣,可不能隨便換啊。”
  聽了鄧艷雄的話,劉小英眼淚又開始刷刷地流。  (原標題:以法為劍 聲震湘南)
創作者介紹

寢具

yl94ylwjd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